一个女孩在暴雨的天气里擎起了伞。她仿佛很随意——虽然风雨发展到了不可忽视的地步,但是只要她仍然稳稳把住伞,可能自己背在背后的包以及其中的物品就不会被打湿——为此,她可能会由于要忙于应对变化的风,或更加无法注意脚下的泥泞,也或无事发生,抑或自己的衣服会被漂湿,总之无法确定。

不过她选择优先保证自己的健康——不把自己淋湿。

她只要能走到了雨棚下的车站,以后一切好说。

身后有人问为什么不把伞向后稍稍?包和里面的东西要被淋湿了哦。

她回眸笑道,里面的东西不怎么重要,湿了也没多大关系。

我们都知道,没有生命的东西是更不可能有意识的,但是这包里就魔幻地有了些想法。“原来我不重要啊 那我被泡湿了毁坏了好了。”之类的想法,更有一些“我湿透了,但是我是知识载体、要坚持下去”的书本和“我湿透了,但是我仍然可以拂去污渍”的纸巾,存在于这个包里。

到家后,女孩发现:包里的纸制品已经被打湿,除了坚毅者,如纸巾、书本,仍然保持着形状。女孩将其晾干,仍然可以发光发热;而有些软弱的纸制品直接粉碎了,把包里搞得一团乱。不过无妨,用心清洗后就洁净如初了,晾干了继续使用。然后还有电子设备,计算器这样的——虽然被纸制品保护着,但是进了水汽,最终报废——好在上次促销,女孩买回来不少,损失就像耗材,换掉就没事了,基本不影响她明天再去上学。

“不过好在,今晚雨就停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