十八九岁新青年意外离世
其“意志控制体”转为高维度存在。倘若重新控制原肉体,高维意识和记忆(高维备份体)会被抹掉。为了思想的延续,其选择让肉体被火化。

于是此高维度存在引导自己悲痛欲绝的父母再产一胎,并让这一胎能看见自己。自己则用自己的思想和以往琢磨的育儿之道去引导自己的“继任者”。

“我知道我有一个哥哥,他死了,坐在那的大姐姐告诉我的,说他和大姐姐一样。”
而妈妈不解。哪来的大姐姐?

孩子逐渐能说出许多和他思想相仿的话,逐渐长成新的新青年。问孩子,都会得到一样的答复:那个大姐姐教给我的。

不愧为继任者,在引导下,已经逐渐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。无论是道德水平、价值观、文笔、思想觉悟、政治素养或是立场。并且,前代的架空的认知结果也被继任逐一落实夯牢,大多数前代自知但无法改正的缺点基本被打好补丁,前代踩过的坑走过的弯路都被继任避开。

因为前代给继任许多思维和假想训练。在意识维度,为继任准备了许多回答“为什么”问题的实践机会,以及“用多方片面求最大全面”的思维方式运用。而在外人看来,这小孩从小就喜欢发呆。不过也好——在前代的指导和督促下,继任几乎不会为憔悴的父母带来负担。这来自前代对父母的愧疚。

前代在得知自己已死时,作为高维度存在,冲到了掌管一切意识的高维度核心,并且在此拔刀与梅林对峙。

继任甚至能人脸解锁前代的手机。前代的一切在继任小时候都被锁在前代的房间里,原封不动。直到妈妈为逐渐长大的继任打开房门。继任在前代的指导下,能熟练操作房间里的一切。包括前代的账号密码、操作经验等,均被继任掌握。

继任十八岁生日,父母已然六十余岁。仍然为前代憔悴,但为后代欣慰。父母在继任的十八岁生日会讲话时候,隐约看到“第三个儿子”身旁仿佛站着一个高挑的女孩。

“亲爱的爸爸妈妈…

现在向你们致敬的是你们的第二个儿子。
(曾经有一胎由于健康问题被流产,早于前代)
这是我十八年来的工作报告。”

父母惊愕。来宾均认为是这小伙子整活,只有继任知道———

当他准备这篇稿子时候,想要与前代商讨如何下笔,但是无论在哪都找不到大姐姐了。

“果然…是我真正独立的时候了。”他开始结合自己的历史、前代如何的引导,替前代写下来工作报告,也就是自己的前十八年。

在开讲之际,他十分紧张。但是一上台,他便释然了。十八年来只有他能看见的大姐姐,站在台上温柔地向他微笑。

忽然,一切都明了了。台上的大姐姐便是前代的化身。

宴席既散,父母问起那讲稿。

继任与前代相视一笑,说
“如果二老希望,哥哥就在身边,我让他说话。”
这是一次,二老看来是阴阳相隔的对话。
前代指引下,继任轻松说出了三十年前的、前代的许多事。许多是父母未曾向继任提及的。

一周后,继任奔赴露西娅留学…
…往后是前代无力直接引导的日子,但前代的努力,已让继任有能力独自处理事务了…
IMG_4762.PNG