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说一就事论事————言论自由,而不是言论放纵,需要建立在相对完整的、维护社会秩序的法律制度体系之中并以此为基础、且社会中发出声音的人士均明确自己为言论承担责任、并且在大众需要其解释其言论时不闪烁其辞的情况下的自由,才不会对社会造成过大的负面影响。而中国现在的舆论环境正在不断向言论放纵发展————还好,我们作为社会主义国家,拥有的社会主义法律与相关执法人员一直坚守着底线。

     而人们经常有种错觉:在资本主义国家可以大骂其总统,在中国甚至不能给领导人开玩笑,因此中国言论并不自由且很不自由————这挺奇怪的,毕竟以人民为中心的官员、公权力者会虚心于此,以人民公仆真正的姿态面对人民的指责或赞赏,比如教员曾经面对一位驴被雷劈死的老汉的骂声,就是听到之后内自省,带领党自我改革,并长此以往,带领团结人民、逐渐深入民众深得民心的中国共产党走向新民主主义革命的胜利。

     而以资本为中心的领导人,也不会在意闲杂人等的二三话,既然要做一个优雅的敲骨吸髓人,厚脸皮自然会挡住骂声,只要公权力在手就能一割到底————比如菲律宾前总统马科斯与其夫人伊梅尔达;你要说我举的例子太负面,好吧,比如美国前总统罗斯福,其所使用的一切治国手段————炉边谈话,用于稳定民心;————修建国家工程,为人民“提供工作机会”(当然,也是一贯的强调“有活干就不错了”,不过考虑前任胡佛折腾出来的烂摊子,当时美国政府给不出多少工资倒也正常,但是强调工作机会而对回报闪烁其词、“能省就省”的态度与行为成功的流传于世间。……或许我应该举个胡佛的例子?)...不过最垃圾的要属于封建、官僚之流,以面子为中心的人,敲骨吸髓之余不注重加厚自己的脸皮,而遇见半点骂声,也要把人押到衙门上鞭笞.

     回到正题,为什么会产生这种错觉?首先我们要知道三点:中华文明当前的发展程度、舆论平台以及个人素质。

     中华上下五千年,我们民族有着极厚的历史,而对于解放人民的领导人的歌颂,会自然而然地、发自群众内心的变得越来越像个人崇拜,这是很正常的事情,有点相似于夏朝人民早期敬重大禹、秦国人早期尊敬商君。所以对人的各种尊敬情感就会融入到当时社会的核心观念之中,而自然会排斥相反的、诋毁人民拥护对象的言论。中华文明,人民大都怀德为主(对于少数畏威不怀德的人,人民民主专政有奇效),这是历史不断发展形成的,是一个文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独特特征。而要把敬重限制在一个合理的程度,需要普遍较高的个人素质。这属于我们文明文化接下来要继续进步的方向。

     舆论平台几乎都是由资本主义公司运营的(我更觉得有些这种公司应该是买办阶级在控制 唯己利是图到了一个极致。),某种意义上属于公司的私有财产。公司的基层党组织的政治素养普遍有较大的局限,基本没有能力对被举报的信息进行甄别(何况有人喜欢恶意举报加大工作量),何况不少注册在某些小岛的公司基本没有基层党组织,更不用说由什么指导它们维护环境和秩序了。而它们为了能够继续赚钱,遇到所谓“敏感信息”时候会为了避免被查、被砸饭碗而“献殷勤”地“一刀切”,这样又能尽可能避免被查,又能节约审查成本(为什么这样做?因为它们控制的成本不允许它们审查言论是否是人民排斥的,于是就有了“屏蔽词”之类的存在,但是谐音、莫名其妙的延伸、阴阳怪气仍然是屡禁不止,所以这个环境是敌人和资本共同破坏的。)。而“控评”、“控热搜”什么的,实在是属于“隐藏菜单”里提供的服务,只是我们生在社会主义国家,才会对这些资本主义行为感到不可思议的愤怒。高中政治书就讲明白了:私营企业,是要赚钱的。而上市公司,则不得不听从股东的指示,这也是为什么某li视频网站、某米厂商会逐渐让人失望的根本原因。而在大陆上市的中小企业干不过在外注册的中国公司,就是因为成本中要正常的交税而干不过,毕竟后者的母公司已经逍遥法外了。

     而个人素质,则在于教育和个人发展。倘若人的观念里不会主观的去克制娱乐的“人之本性(动物向)”那么很难得到个人的发展。另外还有时间与生活成本,让人在某个阶段过后会只有更有限的个人发展时间(在此抨击996,赞同865、弹性制)。这就形成了一个反智的温床。对于个人的社会生活,从确保社会中人的核心价值观的确立到,不求达到考试标准(一字不落的背记),只要能将高中政治书里教的东西贯彻到生活里运用于生活中,就能有解决大多数生活中问题的能力,从“认识自己”到认识世界,唯有“真正的哲学”才能引导人,而这一切都是要花时间循序渐进的。网友有时调侃“世界的参差”,背后就是认知不同者在不同高度的理解,也可以说是一种格局,对于事物如何透过现象看本质?没有透视眼,那就站的高一些,站的比现象越高,就越能看到本质了。而站得不高者将会长期占据多数,所以对现象的优化也是不容忽视的……种种这些都应该出自辩证的思考,有益于化解社会矛盾,对于应该理性思考的,尽可能客观、严谨地理解、评价事物。(最好的环境里讲错话了有人指正,而双方基于理论虚心交流、共同进步。)

     但是错觉产生于,普遍个人素质不足以普遍能够做出理性思考、于是少有能踮起脚看本质者,于是“资本主义公司节约成本”甚至“外部势力干涉”之类的本质被“我发了这样的内容但是被删了”的现象掩盖,结合个别分子(或许有买办思想)的“因为资本主义世界是自由的世界”鼓吹,于是民众有了“我们言论不自由”的认识,加上敌人其他方面的欺骗、抹黑助攻————中国言论不自由仿佛就成事实了。结合我的“逆向工程”可知,事实究竟是怎么样的,又是什么造成了如此现象。————反观间隔大洋骚扰我们、妄图我们的人民的一切发展成果的敌人又如此“灯下黑”:资本主义的“民主灯塔”不照自己,因为它们知道要敲骨吸髓还照自己这事情不现实,更不用说“鞋子合不合脚只有自己知道”这样的朴素道理了————同理,敌人抹黑我们者,它们的颜料哪里来?它们自己身上取的。但凡是妨碍它们吸血的言论,在它们控制的、它们私有的地方出现,都免不了被删除。我也不好说什么“它们应该管好自己”,它们一切为了钱,这是资本主义不变的道理,与其合二为一————而被它们盘剥的人民想要得到改变,得看他们自己的造化————即,文明发展水平与个人素质能否到达一定的高度,足以消除现有平台的影响。

     由此同比而言,言论自由从来都是被资本控制,而言论自由不变成言论放纵,向来依靠人民的主观能动性。